行走在终点不明的旅途中,与命运不期而遇

十八春

糖分爱好者:

6、
木南公园花又开了,丛丛的绿叶中片片的红粉,那是我每天骑着单车去上学都会路过的地方。
又是一年花开啊,我无言的感叹。
三年里,我从未觉得花开也是一种无声的寂寞。
每周六下午会早放学,我们会默契的去逛街道看红花绿柳。
我不爱唱歌不爱找美食不爱看电影,爱逛公园走大街,爱和亲密的人说说话,偏巧你是第一个也喜欢的人。
你是小组的组长,古月老师安排小组组长挑三个人组成一组,还说要保密,结果后来你告诉了我。
你找到了我们组长高大爷,话说高大爷也是我给我们组长起的,长得显老嘛。你跟组长说让他还要选我,我问你为什么你不选我,你笑了说太明显了,我心想也是。
最后你们组排在了我们组的后面,高大爷换成了我的同桌,于晓和我同组坐在我的斜前面。
你就那么坐在了我后面。
在不知道是这样换组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换组结果,我还以为我祈祷管用了呢。
那时候你看到我傻乐的样子是不是也美的不行?
一回头就能看到你,传传小纸条,那时已经默契的一起吃午饭了。
夏天到来,太阳变的更加热情,你便要我呆在屋里你去买饭,美其名曰“你抄英语作文抄的慢,等我买完回来你得写完啊。”
那时候每天都有英语范文发下来要誊在作文本上,每天我都抄的飞快,你回来的时候我都骄傲自豪的把抄完的结果给你看,笑的无比夸张。
吃饭吃到一身汗,你还会把书本拿起来给我打扇。
没有人知道那时的我有多么想哭。
除了父母没人对我那样的好。
那时心血来潮买了顶黑长直的假发,戴上拍了几张照片,被很多人夸好看什么的。
还是你那真诚的双眼看向我,真诚地跟我说,你留长头发真的很好看。
我开始留头发。
如今头发是留长了,那双真诚的眼睛却不再驻留在我身上。
扯远了,原本不是说着看花的事情了么。
靠在你身上,看着风吹过松树和花丛,静谧的下午,除了沙沙的声音只剩下你的呼吸。
坐在松荫下的长椅上,你把嘴唇贴过来被我无情的用手推回去,你有点小委屈,却不敢再贴过来。你又怎么知道是我的羞涩。
我说你把校服脱了,你有点愣,无节操地笑着看着我,问我干嘛,然后坚决不脱。我说你个大老爷们你羞涩什么,我又不非礼你!你说你最近不运动都长胖了…
我无语,在我的逼迫下你脱了下来,我坏笑着说是挺胖都有小肚子了,哈哈哈。
我把校服盖到头上,唇贴了过去,校服底下,缱绻地吻,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喝过的玫瑰茶。我还是挺幼稚的,盖上看不到我是谁,也就不用羞涩了。
后来我突然想起滚滚红尘里,沈韶华裹着章先生送的红披肩踩在章先生的黑皮鞋上挪到阳台,在红色披肩的遮掩下,那个深情的吻。
有点像,我果然是有点行为艺术。
那不是我们第一个吻,第一个吻尚在深春之季还要缠围巾的时候。
三号线地铁站,你抱着我,我有点想笑,看着你一直盯着我的唇却始终不敢吻的样子,肯定是怕我生气。
我推开你,在你有些不明所以的表情里问你,“你想吻我是吧?”
你自然很尴尬,不好意思地笑说是,还有点结巴。
我说,那你来吧。
我寻思,可能你这辈子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像我这么直白的女生。
那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更讨厌婆婆妈妈,更何况,我不反感,那还扭扭捏捏的干什么。我就是这么想的。
你吻了我,那是你我的第一个吻,只是唇和唇轻轻贴在一起。
分开时你已经满脸的通红,我把我的镜子照向你笑话着你脸红,你笑,说你这辈子第一次脸这么红,超级的紧张,红的不像样子。
其实我也脸红,心跳的速度比自由落体的速度还要快。
为什么我会喜欢你。
我觉得我的喜欢是有理由的。真诚在你的眼里,在你的话语里,在你的动作里,无处不在。
那双真诚的眼睛,全都是对我的温柔,这便是我喜欢你的理由。

评论
热度(26)
  1. T-earl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 T-e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