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终点不明的旅途中,与命运不期而遇

十八春

糖分爱好者:

5、
那天晚上你陪我回家,我喜欢走路,你就陪我逛着大街回去。
你给我讲你去英国的趣事,说起来你在英国给英国人唱最炫民族风,那个巴扎黑和雅咩蝶的吼,吼的英国人一愣一愣的,我就说那你现在也给我吼一个吧,开始你还说不要,最后还是当街唱了最炫民族风,吼巴扎黑的时候惊的路人都回头,看我笑的开心就跟我一起笑了。
你说,你真的喜欢我,不是仿佛,你确认了很久。
我问现在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说好朋友,我又问那你想要什么关系,你很诚实地说对象。
我说做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不好的。
太害怕拥有了又失去,所以这样的关系又有什么不好的。
彼此不那么重要,又那么重要。
你说好。
所以变成了不是对象的对象,不是朋友的朋友。
我却终是忍不得这种似是而非的关系。
建筑地和树木密集的地方抄近路时,你认真的看着我,我疑惑地问怎么了,那双真诚的眼睛就那么看向我,我想抱抱你,你说话的时候,声音涩在嗓子里。我有些呆楞,其实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青涩的问话。
我自问并不是个单纯的人,谈过很多次无疾而终不付真心只解寂寞的恋爱,头一次让我手足无措。
从三号线下车,你隔着校服牵起我的手,我默认了,你不言,我亦不语。
我说你先松手,你有些慌张,我说你把袖子挽起来,惶恐的你挽起来,在你的惶恐中我也挽起长长的校服袖子大方地牵起你的手。
既然牵手就不要那么婆婆妈妈的。
就那样一直牵着,紧张而僵直着那个姿势,手心渗出细密的汗却没有人开口说放手。
那时我便意识到,感情,早已经超过了朋友的边界。
那掌心的濡湿和指尖微微的颤抖,留在我的手中。
后来我当着你的面摘了手腕上哲跟我一起买的带银铃的绳,扔进了昏暗的背后。
我们根本就是在谈恋爱吧,说什么朋友的身份,没有区别吧。我说出了口。
之后正式开始谈恋爱。
我们都是些浪漫主义的人,所以才会找这么多借口,却根本阻挡不了两颗年轻的心脏。
你秒速奔向我。
太多太多东西渐渐生根,深深地扎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紧紧包裹着脆弱的神经,绞碎那微薄的理智。
后来,我三天没去上学,准备做最后的努力,我在你家门口的地铁站等你,阴影里的你,苦笑着对我说,你真的像毒品一样。
看着你仍然想要把你紧紧拥入怀中,可是理智却在害怕,害怕那浓烈的毒性,却着迷的让人无法自拔。
理智告诉你,你不能拥抱我。
你说不要再逼你,你说你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能想了。
我也苦笑着,比你更苦涩。
我说你闭上眼睛,你很疑惑,我说你就闭上眼睛,我不会害你。
你闭上眼,看着这样的你,我很想再拥抱你一次,拥抱过太多次的怀抱,靠过太多次的肩膀,环着我太多次的手臂。
我还想狠狠地踢你的下半身,疼死你,叫你这样对我!让你没有下半身的幸福!
最终我什么都没做,我转身不再回头。
我转身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已经什么都不可能了。
再也不需要去挽回,比你生日那天我喊你名字你却不再驻足更清楚地了解。
我和你啊,终究。
眼泪无声地涌出眼眶,划过脸颊,地下道的风呼啸着穿过心口。

评论
热度(89)
  1. 借我一场秋啊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2. T-earl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3. 威弟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4. 意呆利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5. Near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 T-e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