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终点不明的旅途中,与命运不期而遇

十八春

糖分爱好者:

8、
后来我一直在想,或许两个人之间的缘分是有限的,我们把缘分用的太快,所以浓烈疯狂一生难忘,但是却又太短暂。
忘记了从哪里看的,太不会控制,就会像开瓶的可乐,气一会就跑没了,只剩一瓶普通的甜水。
可是年轻气盛,处处都是荷尔蒙的吸引。我自问不是什么小激素一迸发就失去自控力的人,可是你一步步地攻城略地,一步步狂妄地开进我的世界,我却仍输在太年轻。
我们都输给了太年轻。
不够稳重,不够忍耐。所以才会疯狂地燃烧着热情,拥抱的时候不留空隙,接吻的时候不留余地。
你跟秦说,你或许要记我一辈子了,但是不能再爱我,但是会一辈子记得爱我的感觉。
年轻人都爱说一辈子或者一生一世什么的,听着好听,又给人无限的希望。
可是这种无限的希望最终还是在我心里变成无限的绝望,我妄想把它们连根拔起,所以发疯的砍伐心中那棵发芽成长的树,任我的整个世界都变的支离破碎。但它其实仍然深深地盘踞,把根的末端植入每一根毛细血管,只要一看见你的脸就触发出无处可发泄的痛觉,让我在漆黑的夜里彻夜难眠。
那时我说,如果你离开我,我就杀了你。
你说好,不用我动手,你自己自裁。
这些话只是那一刻当了真,过后却都闭口不提,我真的很想杀了你,当那痛觉让我发狂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杀了你,可是下一秒就又只能苦笑。所有的闭口不提里都藏着太多呼之欲出的不甘心。
坐着轻轨准备来一次没有计划的游玩,选了一个郊区的站点下了车,却又被风沙吹了回来。坐在我们对面的老夫妇温和地笑着问我们结婚没有,我们偷笑着说马上准备着了,听着老夫妇说着恭喜。
和世间无数情侣一样,我们畅想着未来的生活,我说我喜欢西藏,从西藏还没那么火的时候就喜欢,因为喜欢西藏触手可及的蓝天,喜欢那高山上雪白的冰川,喜欢那种与世隔绝的放纵,传说去过西藏的人都会幸福,我深信不疑。你说你被我描述地也那么想去,你最喜欢四川的玉龙雪山,我问为什么,你说电视剧里看的吸引住了。我就乐你电视剧看多了。然后我们想等毕业了先去你喜欢的玉龙雪山再去我喜欢的西藏。我说我晕车怎么出去玩,你说咱做车里第一排,抱着我,吃点晕车药,会给我讲故事陪我说话,就不会晕了。
你说以后再有不爱吃的东西就吐你嘴里,我还乐说你怎么那么恶心,你说你又不嫌弃我。
你说以后结婚了一定要在一面墙上用各国语言的我爱你拼成我的名字。
你不知道,你跟我说的让我感动的话我都一句一句又打在了手机备忘录里,在喝醉的第二天陪在身边的好朋友把手机抢过去全都删了,我嚎啕大哭,问好朋友你为什么删你凭什么删。好朋友平静地看着我说因为没用。好朋友还帮我删了所有你给我发过的短信,删了手机里关于你的一切一切。我在好朋友面前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哭到美瞳片都掉出去,那是我第一次尝试戴美瞳,太丢人了。
在出事的时候,我写了一条签名,我说我这辈子第一次想说帮帮我,帮帮我。
好朋友在底下回复,I will try my best.
好朋友曾说过怎么也不辜负我叫他好朋友,他就是我的好朋友。好朋友这个外号是我说“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我是人类,所以你是好朋友”这样起出来的。
好朋友是你的同桌,是因为之前你和女生同桌我吃醋你自作主张在组内换座位换成的。
其实你和男生做同桌我也吃醋,怎么都吃醋。
后来我和好朋友说,是你太宠我了,把我宠的没边了,越来越任性。
歇斯底里地发狂的那天晚上好朋友不停地发来短讯,告诉我要坚强,那时满眼雾气的我怎么知道如何坚强。
好朋友说我身上太多太多的负能量,我自己知道,是那种会把人漩进去的负能量,是会让人害怕的负能量。
我苦笑,其实你一直以为我无所不能,我也一直这样认为,可偏巧也只有你觉得我不会崩溃。
因为你我可以无所不能。无论是面对老师还是你的父母,无论是面对你的离开还是面临怎样的浩劫,只要你这么认为,我就可以无所不能。
你妈妈冷笑着看向我,说我是她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子,她从来没见过我这么特别的女孩子。
而你一言不发的站在你母亲的身边。无论你的妈妈做什么我都不会怨她,因为她是你的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就算把一切过错都推给我,我亦不在乎。
可我怨恨的是,我喜欢的甚至爱的人,是这样的沉默无言。
你说过的你妈妈是个特别温柔好说话的人,如今却句句带刺字字针对,我全部都理解。
夜里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会问问自己,无论别人做什么都理解,可有人理解我?
你的妈妈给老师打过好多的电话,甚至给年级主任打电话。你是老师眼里的尖子生,我是吊车尾。一时之间,同学怪异的眼光,老师莫名的眼神,还有你冷漠的神情,我以为我已经声名狼藉毫无退路。
我是如何独自披荆斩棘走过那艰险重重的路途,如今也只一笑而过。
笑容背后多少的痛苦,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所有脏水都泼在我身上,可谁又知那时先说喜欢的人不是我,是你。我以为笑一笑就可以过去。
我自嘲,要是我现在比你学习好,你妈妈还巴不得把你往我身边送。
当所有单纯的感情夹杂上这些生活的五味陈杂,就变了太多。我不喜欢这些复杂的感情。
我只想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我要的是一生一世,我要的是一辈子,少一分钟,少一秒,都不是一辈子。
被多少人说我不疯魔不成活也不怕,因为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就算疯魔又如何,我要的是从一而终。
从一而终啊,多么痴心妄想的词语。
你是不可能给我了。
所有的怨和不甘心,最后也都在夏日和风中无影无踪。
仿佛你从未来过。

啊,要毕业了啊。

评论
热度(17)
  1. 鵅極、網憂蠱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2. T-earl糖分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 T-earl | Powered by LOFTER